安全感缺失症:对于被豢养的生涯觉得寒毛凛凛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8 02:20

[摘要]张曼玉说,“你有钱?我也有啊?”但如果一方的月薪八百,在遇到月入八千甚或八万的异性时,最好仔细想清楚得失,不是月入八千的要想,而是月入八百的要想。

因为一直鼓吹女性最好抓牢手里的工作,经济及心理均要“高度自治”,不止一次被人质询:“你是女权主义者?”

不啊。

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养活自己是应该的,这同女权有什么相干?

我从不认为男尊女卑——从小受的教育就是男女平等,长大之后拿的薪水和男同事们一样,也不觉得受了歧视。当然,我也没有因此认为自己可以跑进男厕所。

我心平气和地承认男同女是两类颇为不同的动物,除去生理构造不说,思维方式都略有不同。所以,反省之后,我认为自己既不是女权主义者,也不是女性主义者。

一直不是同伴中最美、最慧、最勤快、最温柔、最风情……的人,所以安全感严重缺乏,对于被豢养的生涯觉得高深莫测,寒毛凛凛。一生安坐家中,全盘用度开销则由另一个人支付?

听起来咱就没这种运道。

还有,怎么开口伸手要家用呢,是否需要细察某人眉梢眼角及种种古怪之脸色并且学会娇嗔?他若有一天放弃会有什么情形出现?或者是我放弃?何以为生?

愈想愈糊涂,愈发觉得能适应和选择此种生活方式的女性天赋异禀,以在下资质,完全没指望了解此中学问,遑论掌握。

况且男人们亦越来越精明起来。算盘人人会打,偶尔听到过某个个人条件优渥的男生开玩笑:“有时会觉得满街都是放高利贷的——的确有许多赏心悦目的女孩子,预备着付出她的感情,而你则照顾她的一生……”听得哗然。

私下认为伴侣必须是条件相若、观念相近的两个人。

张曼玉说,“你有钱?我也有啊?”

但如果一方的月薪八百,在遇到月入八千甚或八万的异性时,最好仔细想清楚得失,不是月入八千的要想,而是月入八百的要想。

最理想的情形是,如果他有房子,最好你也有。----当然这是在讨论一种理想的情形。因为我觉得一个女性在不太需要考虑生存条件的时候,她也许能够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情感上的需要。

以前供职报社的众多版面里有一个信箱栏目,编辑部时常收到彷徨的少女或妇人的来信,为是否与她们的伴侣分手而征询意见。如果轮到我覆信,每每毫无心肝地千篇一律:

“①请自问分手之后能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维持自己的生活?

②如果有,可以专心于计较感情得失。

③ 如果不,请严重考虑,或者速速先找一份或数份可以维持生计的工作,再考虑其它事情;如果有畏难情绪,请继续忍辱负重。”

一直一直尽力地努力地工作,闲暇和同事们说笑:“这是我的安身立命所在,失恋影响心情,失业可是要影响生计,而你什么时候见过发薪水那日女同事们会心碎。”

完全不敢设想去找一个人来托付余生——一旦砸锅,失恋及失业同时发生,天底下还有更糟的事情乎?

还是坚持要一份或数份维持生计的工作,经济及心理独立。个人生活的费用最好不同感情搅在一起,不至于失恋和失业同时发生,并且每个人都应该养活自己。

如果这算女权或女性主义者,我想两种主义的团体也会有意见。

而如果因此被划归安全感缺失症一类,我想我没意见。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本文文字原创,图片来源于网络

免责声明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